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上下控制速度)
选择背景色:
浏览字体:[ ]  
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盗墓笔记_第13章

作者:南派三叔 大小:3493K 类型:悬疑 时间:2015-10-01 16:53:31
        ,到了一个地方竟然断掉了,边上写了个字:“塌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意思已经很明确了,我想通过盗洞回地面的愿望已经破灭了,我再看,这图上最离奇的是,在我现在站的这个地方的左边,没有任何道路可以连通的地方,竟然还画了一个墓室,而连通这个墓道和那墓室之间的,是条虚线,这个墓室好象是在另一个空间一样的感觉。我不由去摸了摸我后面的墙壁,难道这墙后面有个秘道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仔细观察起这个墙壁来,回忆了一下爷爷笔记里那些石头暗门构造,一般来说,如果要这个机关能够千年不腐,必须使用石头和水银来击发,那击发装置的触发器必须是一块平板,这墙壁上都是一块一快的铭雕刻,如果真有暗门,其必然有一块能够活动,但是这一块又必须位于非常难于被注意到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按照这样的思路,我伏下身,去看石壁和地板处的位置,果然,有一块四方的衔接石板非常可疑。我一按,没反应,但是有松动,再一按,还是没反应,于是就有点毛了,站起来一脚,这下就听到咕噜一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那一杀那以为,按照一般外国片里,那墙会翻转,把我带到隔壁去,要不就是墙像门一样打开,所以我脚下的地板突然一空的时候,我一点防备都没有,我整个人就掉了下去。这种暗门设计那里是叫暗门啊,明明是个陷阱!我暗叫一声不好,可能要歇菜!这下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说不定是几把错骨钢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是电光火石一般,我还没想完呢,就一屁股坐在地板上,还没来的及庆幸没摔死,手上抓的矿灯啪一声砸在地上,电池砸了出来,灯灭了,我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这矿灯就和我的命一样重要,要是没有光线,在这根本不可能有光源的古墓里,根本就是死路一条,我赶紧扑过去,想把那矿灯摸过来,那矿灯的位置我记的很清楚,一下就摸到了,那电池应该在左边,我随手往左边上一摸,突然摸到了一只冰凉的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十三章 02200059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大叫一声,反射般把手抽了回来,在黑暗摸到自己没法解释的东西是最让人讨厌的,而且摸到那手的一杀那我感觉到这手的主人必然已经死去了,因为那冰凉和浮肿皮肤,感觉不到一点生气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突然想起我身上还有一些火折,忙打一只,借着火光,我看到那地方躺着一具尸体,他的肚上有一个很大的创口,创口上围着很多尸蹩,这些尸蹩每只都有我的手掌大,颜色是青色的,不时还有一些小点的尸蹩从他的嘴巴和眼洞里爬出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感到一阵恶心,这个人看样已经死了有一个星期左右了,应该又是上一个盗墓队伍的牺牲品,难道他也是因为发现了那个机关,所以才死在这里的?我想到这里,忙借着马上要熄灭的火光找到电池,往矿灯一里一装,竟然又亮了,我松了口气,那老板说这矿灯可以受3米以上的撞击,看样还真没骗我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有了灯,我照了一下四周,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,非常的简陋,是一个四方的地窖,四周都是不规则的石头累起来的石墙,墙上有很多排气孔一样的洞,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,不时从那些洞里吹来一些凉风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随即检查了那尸体,那是一个年人,40岁左右,腹部被撕裂了,看样是致命伤。他身上穿着迷彩服,口袋鼓鼓囊囊的,我从里面掏出了一只钱包,里面有一些钱,还有一张车站寄存的纸条,我又继续摸,在他的皮带扣上,我发现了一个钢印,上面刻了一行数字:02200059。其他竟然没有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把他的钱包放到自己口袋,打算出去后自己再研究一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里的建筑风格,很像西周时候的古墓,又有点像一条临时的逃生身通道,我想不太可能会有人把墓修在别人的墓地上面,可能这里应该就是造墓的工匠给自己留的后路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古时候,特别是战国的时候,你要是参加了修贵族墓ru的工程,那就等于死,不是被毒杀就是和尸体活埋在一起,但是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不容忽视的,大多数工匠都会给自己做一个秘密的通道,好让自己逃出生天,我用灯一扫,果然看见一个非常狭小的门在一边的墙上面,但是这个门离地面还是有点高度的,下面有一个木头梯,已经烂光了,我估计了一下高度,我不可能跳的上去,这个时候我看到有一张脸突然从那通道里探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一看,不由大喜,叫到:“潘!是我!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潘吓了一跳,也看到了我,可是他不但没有露出喜悦的神情,反而好象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,几乎从那通道里掉下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正奇怪呢,潘突然掏出枪,枪口直对着我,我一看不好,怎么难道潘把我当成粽了,这下冤死了!我大叫:“是我,潘!你***干什么?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潘就像跟本没听见一样,一声巨响,那枪声在着地洞里出奇的响,那弹几乎贴着我的耳朵呼啸了过去,不知道打到我身后的什么上,一泡腥臭的东西溅了我一后脑勺,我猛转过身,就看见好几只青色的大蹩趴在墙上,几只大敖杀气腾腾的仰着。有几只已经爬到我头顶上的天花板上,离我的脑袋只有十几公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刚想后退几步,离这些大虫远一点,突然,两只墙上的虫像弹簧一样飞了过来,几乎一下就到了我面前,就在同时,又是两声巨响,两颗弹从我的头顶飞过,凌空把这两只虫打爆,那真的是打爆,我一脸都是虫爆出的体液。这个时候,我听到潘叫到,:“我快没弹,你妈的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,快点跑过来!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有了潘这个靠山,我心理塌实多了,转头就跑,潘又放了一枪,估计又打爆了一只,我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墙根了,潘一把手伸下来,我一跳正抓住他的手,还好这石壁非常粗糙,我的脚有地方着力,潘只一拉我就上去了,还没站稳,潘那把把短枪从我裤裆下面升出去,又是一枪,那弹壳直接跳出来打到我的档部,我惨叫一声,几乎没晕过去。大骂到:“你爷爷的,想阉了我啊!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潘骂到,“妈的,**和命当然是命重要啦!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突然发现矿灯不在我手上了,我回头一看,发现掉在下面,那光源的四周爬满了大大小小的尸蹩,青幽幽的一大片,不知道是从哪里爬出来的,我问潘:“你还有多少弹?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摸了摸口袋,就掏出一颗来,不由苦笑:“还有一颗光荣弹。“话音未落,一只尸蹩已经跳上石道,对着我们发出”吱,吱“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潘到底是当过兵的人,这应变的本领是不在话下,直接变枪为锤,拿着枪馆,把那木头枪托当锤头,一下,把那虫敲扁,踢了下去,但是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,更多的虫爬了上来,我们连踢带敲,还是有几只爬到我们身上,那带倒勾的爪一下就带去一快皮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对潘说,“我们跑吧,这么多根本没办法挡,“潘问,跑哪里去?我一指后面,说:“这后面肯定是个出口呢,你看这个坑道,绝对是古时候的修墓工匠逃命用的,只要沿着这个跑,肯定就能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潘大骂,:“屁,我说你们这些书呆就是以为书上说的都对,我告诉你,这道我都走遍了,根本是个迷宫,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个地方算有点起色,要是再往后退,不知道要转到什么时候!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一惊,心说难道我猜错了,但是现在这个情况,也办法再去细想,我眼看虫越来越多,大叫道“那总比在这里喂虫强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,突然又是咕噜一声,又从上面的暗门掉了下一个人来,正压到那些虫身上,那突如其来的撞击,吓的那些虫退了开去,那人骂骂咧咧的站起来:”我的屁股也,妈的,这是什么门,怎么还往下开的。“他拿手电一照四周,大叫:“靠!什么玩意!怎么这么多虫!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们一看,真是冤家路窄,这不是是刚才在主墓吓唬我们的那个模金贼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些尸蹩已经又围了过来,非常迅速,这人也算厉害,把那手电当狼头用,一敲一只,但是根本不顶用,马上他背上就爬满了虫,他杀猪似的叫起来,手伸到后面想把那些虫扯下来,这个时候,潘突然一把掏出了他怀里的全部的火折,一把全点上,然后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,我连拦的时间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就地一个大滚,就翻到了那小的边上,那尸蹩怕火,一只只全跳了开去,可是火折根本不是长久的点火工具,而且刚才一连窜动作,那火就非常小了,潘大叫:“你这里还有没有!”我一摸我怀里,竟然还有几个剩下的,把心一横,心想,妈的,豁出去了,也学潘那样一个纵身,跳了下去,可惜身手不济,直接一个狗吃屎。手里的火折就脱手了,一下就掉到尸蹩堆里去了。潘大骂:“我的爷爷,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嘛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忙爬起来,跑到他们边上,那些尸蹩忌讳着火,一时间也不敢扑上来,但是随着那火光越来越暗,他们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起来,我不由咽了口吐沫,心里想:“看来要歇菜了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十四章 闷油瓶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小带了咳了一声:“同志们,我连累你们了,看样我们要去见马克思了,我胖真的什么也没怕过,可也真没想到会这么死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穿着一套黑色老鼠衣,所以在黑暗看不出他的体形,先我仔细一看,果然是个白白胖胖的人。真不到这么肥的人也能做摸金贼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潘大骂,“死胖,你***到底哪里冒出来的,我***真想抽死你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看着火折已经快不行了,几乎要哭出来了,说道:“你们快想想办法,不然不管谁抽谁都是虫占便宜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潘看了看四周,把短枪递给那胖,然后把火折递给我,说“本来我们把衣服烧了还能撑点时间,可是这火折火太小了,可能还没点着我们就已经挂了,我数到三,我来吸引这些虫,你们就拼命跑到那墙根那里,做个人梯爬上去,时间肯定够,我动作快,等你们上去了,我再跑过来,时间一刻都不能耽误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还没等我拒绝,那潘猛的一跳,就跳扑进那尸蹩堆里。马上,那尸蹩潮水一样涌了上去,我们面前果然有了条路。我大叫一声想去救他,那胖一把拉住我,说:“上去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硬拉着我连跑几步,一托,我借势就爬了上去,然后伸手把他也拉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一看下面,那潘身上满是尸蹩,疼的在地上打滚,我几乎要哭出来来,那胖大叫:“快爬起来,就几步路!快!”可是潘已经不可能爬起来了,他的嘴巴里都已经开始有尸蹩钻进去,几次想站起来,都被扑到地上,我真的没想到这些虫攻击性这么强,潘蜷起身,看着我们在上面大叫,他苦难的摇了摇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最后他的脸都被尸蹩盖满了,我看到他伸出了手,做了一个枪的手势,那
首页      目录      

你也许会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