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上下控制速度)
选择背景色:
浏览字体:[ ]  
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盗墓笔记_第5章

作者:南派三叔 大小:3493K 类型:悬疑 时间:2015-10-01 16:53:31
        近似乎的确是在山西开了个宝ru,看来还真给他们倒出来不少宝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觉得那帛书可能就是山西那墓里出来的,就把数码相机里的东西打印了出来让他看看。三叔本来满脸通空,已经进入状态,一看那帛书,脸色突然一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怎了?”我问到:“这东西有什么蹊跷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皱起眉头,说到,“叫你小平时多跟我学点东西,你就是不听,这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,这是张地图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三章 瓜子庙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看看上面满是字的帛书打印件,又看看三叔的表情,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难道叔已经超脱到能从“字”里看出“画”来的地步了?怎么看这平日里吃喝嫖赌的老不正经也没什么仙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一边数落我,一边掏出老花眼睛看这东西,说这叫八阵书图(字画,又叫藏画),就是把一个地方详细的地理位置用特殊法写出来,看起来是一堆毫无意义的字,其实里面的信息非常丰富,是古时候行兵作战的时候用的一种密码。我说你大字不认识几个,哪里听来的这些本事,他说这不是学来的,这是阅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听了直发笑,这三叔是草莽的性格,品行上和我爷爷最接近,吹牛皮的本事一流,估计这什么八阵书图必然他那几个朋友和他说的,他到底了解多少,还是个疑问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盯着其几个字,自言自语道:“那几个半路出家的运气倒是好,这种东西我怎么就从来碰不到,这次真给你捡了个便宜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问他这地图标的是什么地方?三叔皱着眉头看了半天,才说出几个让我浑身一震的字:“好象…他娘的是一个墓啊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战国帛书并非是一本专门的著作,而是类似于笔记体的日记或者感想录一类的东西,我早年接触到的一些,内容很杂,虽说对于考证当时的人生活有很高的价值,但是我又不考古,所以都没引起我的兴趣,这一次倒是特别,我忙又问能不能看出是谁的墓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摇摇头,对我说道“我现在不能完全看懂,不过这个墓ru应该是战国时期鲁国的一个贵族的,你看他的墓ru所在被人用字画记录在一张帛书上,说明此人的地位应该相当高,而且这个墓地必然是十分隐秘,是个好ru,值得一去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一听是战国大墓,心里就翻了起来,唐宋元明清,那斗里面是有宝贝,但那最多只能说是巧夺天工,但是战国时候的皇族古墓,年代过于久远了,你永远也估计不到那里面有什么,说不定还能给你搞到几件上古的宝贝,这种诱惑不是金钱可以抹杀的,对盗墓者的吸引力自然是无穷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过我转念一想,自己反正没机会去,激动也没有用处,我的家教很死,老爹执意想让我们这一代完全脱底,这一行当,我和两堂弟都没碰过,连洛阳铲都是禁品,小时候我只是拿着根针铲在河里插鱼,结果查点没给我爹打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是家里唯一一个没结婚生孩的,性格上比较不羁,对我爹的做法,他素来有意见,现在看我这个样,就直摇头:“我说你这孩嘛,也真够老实的,你老爹说不准你下去,你就真不敢下去了,你都二十好几了还怕啥,怕他揍你?揍就揍呗,又要不了你的命,我像你这么大时候,要去哪里就去哪里,要干什么就干什么,你爷爷可管不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说那是,你是谁啊,杭州三里亭谁不知道你吴三爷放个屁都是香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白了我一眼,点上根烟,就说有机会带我去见识一下,偷偷去不让我老爹知道,吴家几百年都是在地底下讨生活的,这种情结,哪能说断就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当真,也没往心里去,两人又聊了半宿,不知不觉我也喝了半斤白酒下去,我一看再喝就回不去,就起身告辞,连车也不开了,直接打了的回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回到石桥那头租的小房,那时候天都泛白了,我给王盟发了个消息,让他自己去开铺,自己就往床上一躺,一下就睡死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,睡的也不太利索,脑希奇古怪的出现很多似梦非梦的画面,什么古墓啊,僵尸,夹杂着些桃色画面,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醒过来的时候,突然心里堵的慌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起来洗了把脸想上网找找乐,发现也上不利索,只好点了只烟跑到阳台上去抽着,看下面那些农村妇女房东在庭院里搓麻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在那里发呆琢磨了半天,才发现自己是惦记着三叔说的那座古墓,就给三叔打了个电话,问他准备怎么整,叫手下人去还是自己去,有啥事情我能帮忙的,三叔说等他自己考虑好了再说,就把电话挂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后来几天,我也不知道怎么,魂不守舍的,总觉得心里不自在,隔半天就给三叔打个电话,东扯西扯的,变着法问他那古墓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在电话那头听了出点苗头,在那里直笑:“别他娘的东扯西扯的,我知道你小在想什么,实话和我说是不是皮痒了,想下地去见识一下?这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,他娘的还跟个娘们似的在那里罗嗦了半天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一听,似乎自己本来的意思就是这个,自己都没发现,有点不好意思,就说鬼知道你昨天晚上说的算数不算,都喝了这么多,指不定你就忘了。三叔在电话里笑了半天,就说你要真想去就马上过来,要准备的事情多着呢。我一听几乎没乐疯过去,大叫行,让我拉牛车都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赶到三叔那边,他正在给邙山那边打电话,说要调几个有经验的伙计过来,他边说边写了张条给我,让我帮他去制办些东西。还嘱咐我:“千万别买了假货,还有,准备套旅游的行头出来,不然还没到地方,我们就先拘留了。”我忙不迭的点头答应,就各自分头去忙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要的东西都比较刁钻,恐怕是想为难一下我,这单里的东西一般店里还真没有,比如什么分体式防水矿灯,螺纹钢管,考古铲头,多用军刀,折叠铲,短柄锤,绷带,尼龙绳等等。才买了1/2就花了将近1万钱,有些东西还要先定货才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过这些还算是好的,最麻烦的是单上还要买枪,三叔估计这次要进老林里,没枪不成事情,不说妖魔鬼怪了,碰到只野猪也够我们受的,枪必须要买,而且还不能买气枪。我手上没路,就整天往旧货市场跑,黑白两道到处打听,最后总算弄来了几只二手的双管猎枪。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天后,我一行五人,上了开往山东临沂的长途汽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次三叔一共带了三个人,其两个我以前见过,都是实在人,聊的很开,第三个就是我在三叔楼下看到背着剑盒的那小,不知道和三叔是啥关系,也跟来了。不过这小特讨厌,整个儿一拖油瓶,一路上屁都没放一个,就直勾勾看着天,好象忧郁天会掉下来一样!我一开始还和他说几句话,后来干脆懒的理他,一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汽车在高速上飞驰,旅途漫长,我们用睡觉打发时间,一直迷迷糊糊的。十二个小时的颠簸后,我们到达了临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临沂是古时候鲁国的所在,地处丘陵地带,位于泰山之阳,三叔比对了古鲁国和齐国范围内的所有地形,将主要的目标定在了临沂沂蒙两山的蒙山。因为资料匮乏,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是在当时的鲁国境内还是齐国境内,走好走一步是一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蒙山古称东蒙、东山,雄峙于山东省平邑县境内,位于山东临沂的西北部,为泰沂山脉系的一个分支,跨临沂市的平邑、蒙阴、费县和沂南四县,西北东南走向,绵亘有七十多公里,有几处旅游开发已经比较完善,我们买到一些旅游地图,对照之后发现与我们手的地图并不吻合,我们要找的地方,恐怕在大山的更里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找了几个当地的山民导游,向他们询问在地图标出的古地名,都没有什么结果,那一带久历战火,很多村抗日的时候都给鬼烧光了,探究起来非常困难。5个人无计可施,在几个风景区瞎转了几圈,决定先进山里再说,我们上了当地的土巴士,一直坐到瓜庙再往西四十多公里的地方,然后换土摩托再往小路里走,最后坐牛车转盘山的土道。我们从牛车下来的时候,发现前后除了望不见头的丘陵之外,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们以为到地方了,就全部从牛车上跳了下来,这时候前面跑来一只狗,我三叔一看就乐了,一拍赶牛的老头和他开玩笑,“老爷,下一程咱骑这狗吗,恐怕这狗够戗啊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咋能骑狗呢?“老爷大笑:“这狗是用来报信的,这最后一程啊,什么车都没咧,得做船,那狗会把那船带过来咧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说着就把牛车往一斜坡下赶,我们也匆忙跟着下去。这里的丘陵与南方的又不一样,海拔高,因为长年累月没有人类活动,灌木很茂密,地下盖着很厚的一层腐蚀土,泥都是黑的,一脚下去有时候能没到你膝盖。我们砍掉几根树枝当拐杖,边走边探路,走的十分小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下到山谷里之后,面前出线了一条碧绿的山溪,有五船宽,看不到水底不知深浅,溪两边除了我们站的这里有一块平坦的山岩之外,其他地方都是高耸的峭壁,上面树冠枝披漫、浓荫蔽日,遮住大部分的太阳,使的四周的气温又下降了好几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三叔扶在牛车后面,问那老头“这狗,还会游泳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游的可好咧,游的可好咧”老头坐在车上,用烟枪敲了敲那狗的脑袋:“驴蛋蛋,去游一个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狗还真有灵性,“汪”一声跳到河里,扑腾扑腾游了一圈。上来抖抖毛,就趴地上吐舌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们都乐了,那老头看了看天,对我们说道:“现在还太早,那船工肯定还没开工,咱们先歇会儿,抽口烟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一看表:“下午2点还没开工,你这船工是什么作息时间啊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我们这里就他一个船工,他最厉害咧,他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开工,有时候一天都不开工,能把人急死咧。”老头笑笑:“没办法,十里八村的,就他这么一家船家,他想怎么整就怎么整,村长都拿他没办法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那你们还不得开个代表大会,把他给撤了,换个利索人啊?”三叔问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俺们也想,你们是外地来的,不知道,这里的山神爷只卖他面,别人只要一进那山洞洞就肯定出不来。就他带着能过去,也不知道咋整地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啊,这前头哈,还得过个山洞?”三叔吃了一惊,马上拿出那地图,看一看后,似乎恍然大悟道:“还真是个河洞,怎么老人家,这山洞还能吃人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老头呵呵一笑:“那是上几代留下来的话了,俺也记不清楚了,听家里人说是说过,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们一听,以为可能和古墓有关系,就忙让
首页      目录      

你也许会感兴趣的